English/中文 Call: 86-28-8626 3969

成都平原河流大事记(一)

夏代(公元前22世纪)

大禹在蜀治水。《尚书·禹贡》:“岷山导江,东别为沱”。


商代早期(公元前16—15世纪)

成都市区大水,古宫殿群冲毁倒覆。1987年在青羊宫十二桥建筑工地开挖地基,发现商代早期上千平方米,整片倒覆地面的原木梁柱遗址,上面依次覆盖周、秦、汉、晋、唐、宋沙土砾石地层。


春秋战国(公元前700年—600年)

蜀地大水,蜀相开明决玉垒山,除水害,兴水利。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江水又东别为沱,开明之所凿也”。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蜀王杜宇教民务农,会有水灾,其相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


秦惠王二十七年(公元前311年)

秦蜀守张若城成都,开万岁池取土。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其筑城取土,去城十里,因以养鱼,今万岁池是也”。万岁池即今白莲池。


秦昭王五十一年(公元前256年)

秦蜀守李冰建都江堰,兴水利,除水患。汉司马迁《史记·河渠志》:“蜀守冰凿离堆,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余则用溉浸”。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李冰乃壅江作堋,穿郫江、检江别支流双过郡下,以行舟船……又溉灌三郡,开稻田。于是蜀沃野千里,号为陆海,旱则引水入浸润,雨则堵塞水门,故记曰: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


西汉景帝末年(公元前143年)

蜀守文翁开湔江,溉繁田。郦道元《水经注·江水》:“(郫)江北,则左对繁田。文翁穿湔溲,以溉灌田一千七顷”。繁田指新繁县农田,今新都区西部、彭州市南部一带。


东汉时期(公元25年—220年)

凿望川原,灌广都田。南北朝任豫《益州记》:“(广都)县有望川原,凿石二十里,引取郫江水,灌广都田,云后汉所穿凿者”。望川原,今双流牧马山。凿石开渠,溉灌农田,是为都江堰扩灌丘陵区之始。


汉灵帝建宁元年(168年)

岷江大水,主管官员刻石立庙镇水。1974年3月,都江堰外江江心出土李冰圆雕石像一尊。石像前胸题刻“故蜀郡李府君讳冰”二字,两袖接刻“建宁元年闰月戊申塑廿五日都水椽尹龙、长陈壹造三神石人珍水万世焉”。


汉献帝建安七年(202年)

黄龙溪大水。清嘉庆《四川通志》:“建安七年,黄龙溪见武阳赤水,九日乃去”。武阳赤水指发源于龙泉驿区鹿溪河的洪水。


蜀汉(221年-263年)

诸葛亮北征,征丁千二百人保护都江堰,颁布护堤令。公元221年蜀汉建都成都,实行务农殖谷,闭关息民政策。诸葛亮重视都江堰的维护与管理。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诸葛亮北征,以此堰为农本,国之所资,征丁千二百人主护之,有堰官”。章武三年(223年)九月十五日,颁布丞相诸葛亮护堤令。


晋武帝咸宁三年(277年)

成都平原大水。《晋书·五行志》:“咸宁三年六月,益州郡国暴水,杀三百余人”。“九月,益州又大水,伤秋稼,诏赈给之”。


作者:陈渭忠

选自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编著《流淌的江河博物馆 成都河流故事》

更多阅读

成都平原河流大事记(一)

诸葛亮与万里桥

成都平原的地理环境与水系

“府南河”通走记

成都平原治水历程

陈渭忠:大慈寺门前的河 只有这个“老参谋”晓得

亲近河流 边走边看

成都平原河流概览:岷江干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