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Call: 86-28-8626 3969

为“河”,我们要“躁”一个文化节?

1


散花楼看锦江春色,万里桥访几多酒家,雅园寻宝,浣花溪画鸟,望江楼拼图……2017年4月9日,第二届成都河流文化节,我们用诗词串起成都河流故事,用脚步走完成都河流之旅。


河边音乐会、河畔二手市集、河流探访、水井坊河流长卷展……2016年3月19日、20日,第一届成都河流文化节,我们让青年人走近河流,让故事在河边发生。


河流的变迁,见证了这座城的历史;河流的未来,与你我的生活息息相关。到目前,成都河流文化节进行了两届,距离成为百年节日还有九十八年。它的正式开始,源自一群年轻人对“二十年后,锦江边上可浣纱”的追问。


1995年,一个美国环境艺术家贝西.达蒙来到成都,在府南河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行为艺术,再现古人的锦江浣纱。对当时的成都人来说,行为艺术可是个新鲜玩意儿。各个媒体的报道上记录下了当年的艺术表演,他们把白布放进水里,再哗地拿起来,白布就变黑了,以此方式呼吁保护水环境。2015年,我召集了河研会、集思青年和爱思青年的一群年轻人,讨论如何在当下增强成都人特别是青年人对于河流与城市环境的关注。当我们一起回顾这一场浣纱艺术的时候,我们试图追问,“二十年后,锦江边上可浣纱”?我们希望,开展更多有意思的文化、艺术活动,融入河流保护的理念,让属于河流的节日在成都生根。


更早对于成都河流文化节的想象需要追溯到十四年前,一个民间河流保护组织的成立。九十年代同政府一道治理河流的一批专家、官员,在结束十年治河工程之时,就许下了继续河流保护这个未竟事业的宏愿。他们中,有做工程的、研究生态的,有写历史的、搞艺术的,还有做媒体的,等等。在研究和探索河流保护的系统解决方案之外,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想象——河流不仅融入成都人的物质世界,还浸入成都人的精神生活。成都,需要一个属于全成都人的河流文化节。


天府之国的确如此。历史上的成都“因水而兴、因水而荣”,二江穿城塑造了成都的建城格局,孕育了两千年河流文化,赋予了成都天府之国的美誉。河流是天府文化延续的命脉。曾经傍河而居的人民,如今拧开水龙头就有饮用水,去游泳馆游泳,用洗衣机洗衣服;曾经“可饮、可渔、可游”的河流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河流的保护需要政府的治理,更需要公众的关切。


成都河流文化节,是相距二十年的前辈和后辈共同致力的事业;是无数成都人脑海曾经闪过的念想。2016年,即便幼小,这个念想长成了现实,让越来越多的故事在河边发生。正是有了这些故事的发生,河流得以回归我们的生活,也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


为“河”,为你我,我们“躁”了一个成都河流文化节。你,是否愿意加入故事的书写,见证下一个、下下一个、第一百个成都河流文化节?


2017年8月  撰文:Hoo

更多阅读

为何奔跑,为“河”奔跑 第二届成都河流文化节

为“河”,我们要“躁”一个文化节?

生活在河处 第三届河流文化节

让故事在河边发生 第一届成都河流文化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