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Call: 86-28-8626 3969

熊达成与“府南河综合治理工程”

1

熊达成先生


一个19岁的农村少年,从偏僻四川来到繁华上海黄浦江边,发奋读书,21岁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上海雷斯德工程学院土木工程系。院长推荐他留学英国并办好了手续。但是,抗日战争爆发了,他决定留下,并和四川水利结下了一世之缘……


他叫熊达成,我们敬称他为“先生”。 


1939年,四川省政府决定将富顺县的自流井与威远县的贡井合并成立自贡市。1940年,生完成成都新南门大桥项目后,熊先生转投川康盐务管理局工程处,参与威远河“拦河壅水”的渠化工程,盐井河沟连沱江、长江,使井盐顺利销往全国各地,自贡经济超过成都直逼重庆。


1946年,熊先生时任省建设厅专职水利工程技正,正逢四川春旱,波及123县,大片水田无水插秧,争水纠纷不断。受委员会“平水”之务,“平水”就是由官方出面,协调解决用水纠纷。多方奔走,耐心协调,平息纷争保证大春生产。


1947年成都平原洪水成灾,灾情奇重,河堤河堰桥梁大半水毁,满河人畜浮尸……自1947年冬至1948年夏,熊先生受命任府河南河导修工程处处长,沿府河南河往返七次,沿河勘察步行两千余里,科学规划设计,亲身督导施工,建成46处水利工程,及时解决了两岸交通、春灌用水及江河防洪问题,率先实践河流综合整治。


抗日战争胜利后,四川省参议会上,大邑县、邛崃县参议员联名建议,请开发《大邑水源储藏水量以利增产而资提倡案》,四川省主席邓锡侯训令建设厅技正熊达成率综合勘测队赴大邑县复勘,先生爬山涉水,露宿风餐,披荆斩棘,历尽艰险,经一个月紧张工作,提出《大邑玉玺河(即玉溪河)水利工程复勘报告书》。


深思水之“利”、“害”,熊先生撰成《1947年成都洪灾的成因分析》,结论说:水之利人、害人及利害轻重,均不决于水而决于人。


1947年,熊先生倡议筹组中国水利工程师学会成都分会,并于当年12月10日在熊先生家里成立。至今,四川省水利学会和成都市水利学会仍以此为纪念日。


熊先生倾心培养人才,国学功底深厚,兼通英、法、德、俄、日五门外语,一生读书不辍,学贯中西;1946年至1990年,从教五十余载,桃李满天下。先后在四川大学土木水利工程系为本科生、研究生讲授水利工程、水文学、建筑学、城市规划等十多门课程;其与学生郭涛合著《中国水利科学技术史概论》影响尤著。


1962—1963年间,受邀参与四川省志编撰,遍读138县县志及大批相关史料。日间工作繁忙,便于夜间摘记水情卡片,厘清两千多年旱涝规律。


成都“因水而兴,因水而荣,因水而困,因水而发”的著名论断,是熊先生形而上思考的杰作,用一个“水”字,贯穿城市繁荣困发,过去未来,深刻揭示了城市和水的辩证关系,指出当前节点上的“困”因,指明城市复兴的必由之路,字字珠玑,意蕴极其丰富。


熊先生经常感慨“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面对府河南河水量锐减,水质污染,环境恶化,功能萎缩的现状,先生多次呼吁治理府河南河,并在《成都晚报》发表《蓉城人民盼河清》的论文,引起社会上有识之士的广泛认同。为市委、市政府采纳。


1993年1月27日,成都市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大幕拉开。此时,熊先生已年近八旬,虽不能像半个世纪前任府河南河导修工程处处长期间,沿河巡视、指导施工,而先生对府河南河的感情初心未改,受聘为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的终生顾问。工程指挥部的领导多次叩门拜访,入舍求教,先生总是满腔热忱,出谋划策。


熊先生指河说“困”:浊流、断流。先生说:“鲧堵禹疏,历来治水,不外旱涝,今日治污,全新课题,当用全新方法。”唯“综合整治”堪称科学思想。1992—1997,短短数年间,与指挥部上下一道,把一个防灾减灾治河工程,扩展为服务城市发展的市政工程;兼收经济、社会、环境三方效益,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样板工程。站在河边,工程指挥长张继海由衷赞叹:“这里凝聚熊老多少心血!”先生此时,已缠绵病榻,不能亲见“锦江春色回天地”的成就了。张继海探视病重的先生,熊先生讲了一句话:“事犹未了,方死方生。”说成果巩固与整治延伸,推动了府河南河上游治污下游排洪的二期工程。


府南河工程赢得市民全力拥护,中央高度赞誉,国际广泛认同,荣获联合国人居大奖、最佳范例奖、地方政府首创奖等多项崇高荣誉。


2000年5月先生辞世。纪念堂正中悬挂熊先生的自述联:

无怨无尤仰无愧俯无求达人知命

不矜不伐胜不骄败不馁成事在天


熊达成先生,称一代水利宗师,可以无愧。


更多阅读

贝西·达蒙与活水公园

河研会加入全球护水者联盟

熊达成与“府南河综合治理工程”

柏条河边“女子护水队”

王一忠:我在上游给你们把水守到!